袁世凯武官出身,身体强壮,为何如此短命?

袁项城短命有两个原因:

家族遗传;

好色不知节制,

胡乱进补;

第一点,家族遗传;袁世凯家族里面的男性鲜有活过60岁的,他的父亲和祖父都是57左右就死了,家族没有长寿的基因,因此袁世凯本人对自己能否活过60岁也非常的焦虑;

第二点,袁世凯好女色,而不知道节制; 袁世凯一妻九妾共生了17个儿子,15个女儿,17个儿子又为袁世凯生了22个孙子,25个孙女,儿孙总和达79人。

袁妻妾成群,不下十数,她们共为袁生育了32个子女。据陶树德回忆,这些孩子小时候“多肥头大耳,一如乃父,稍长即均不甚结实矣。当时北京流行一句歇后语:‘大总统的儿子——人参鹿茸。’即指此”。所谓“多肥头大耳”,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小胖墩。这显然不是小孩身体健康的象征。袁自以为多摄入滋补品,就会补身壮阳,其实他不知,人参鹿茸作为高级滋补品,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服用的,而且服用的量绝对有讲究。像袁这样没有节制的胡乱服用,就像纵欲一样,会对身体产生巨大的伤害,长此以往,势必付出生命的代价。  1.元配于氏,是河南一财主的女儿,目不识丁也不懂旧礼节。袁世凯不喜欢她,生了长子袁克定后就不再与她同居了。

  2.大姨太沈氏,苏州名妓。据说在袁落魄时曾资助他去猎取功名,袁世凯矢志决不相负,发迹后果然娶沈氏为妻。因为第一夫人于氏软弱无能上不了台面,袁就把沈氏作为太太看待,出席一些外交场合。

  3.二姨太李氏,朝鲜人。清朝末年袁世凯任驻朝商务代表时,娶朝鲜王妃的妹妹金氏为妾。金氏嫁袁时,带了两个陪嫁的姑娘,即李氏和吴氏。袁世凯娶妾是多多益善,就把这三个姑娘(即金氏 李氏 吴氏)一并纳入为姨太太。

  4.三姨太金氏,她本是朝鲜王族,原以为嫁给袁世凯作正室,没想到过门后她和自己陪嫁的两个丫头都做了袁的姨太太,所以整天郁郁寡欢。

20世纪初,袁世凯与全体子孙合影

  5.四姨太吴氏,也是朝鲜王族金氏陪嫁丫头之一,本只是当丫头没想到被袁世凯提拨为姨太太,后来袁世凯称帝时还差点被封为妃子,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了。

  6.五姨太扬氏,袁世凯在所有妻妾中最宠爱的是大姨太沈氏和五姨太扬氏。沈氏是他落魄时的知己,沈氏“慧眼识英雄”,所以袁世凯矢志不忘。但五姨太即没美色也不是其风尘知己,袁世凯欣赏她的是管家的才能,她心灵口巧,遇事有决断。

  7.六姨太叶氏,她本是南京钓鱼巷的妓女,嫁给袁世凯纯粹是“误会”,原来20世纪初袁做直隶总督时,派其次子袁克文到南京办事,袁克文在钓鱼巷认识了妓女叶氏,两人一见倾心并互订嫁娶盟约,叶氏将其玉照赠给袁克文,克文回去向父亲磕头复命时照片不慎从口袋滑落掉于地上,袁世凯指地连声问:“是什么,那是什么?”,袁克文不敢向父亲谈自己的儿女私情,情急生智道:“在南京给父亲物色了一个好看的姑娘,不知父亲是否喜欢?”袁世凯接过照片一看果然满意高兴,于是派人去南京将叶氏接了回来纳为妾。而袁二公子只能对叶小姐“望洋兴叹”。

  8. 七姨太张氏,她是河南人没生过孩子,按袁家的规矩不能封为太太,但因袁比较喜欢她就也享受姨太太的待遇,后因和花匠谈情被袁世凯撞见后令其服毒自杀。

  9 .八姨太郭氏,她原来也是苏州妓女,是袁世凯做军机大臣时别人从苏州买来敬献给他的。

  10. 九姨太刘氏,她最后一个也是最小的一个姨太太,娶她时袁世凯已经五十多岁了,而她正当妙龄,她原来是五姨太扬氏的小丫头,成年后就被袁“临幸”。 (此部分 转自 趣历史)

第三点,胡乱进补,营养过剩导致无法吸收和消化;民国命理学家韦千里在《知命识相五十年》提到:

袁世凯称帝,冠盖满京华,弹冠皆相庆。林庚白笑对友辈预言:“项城(袁世凯字)寿命将终,那些弹冠相庆者,徒以冰山为泰山,殊不知皎日既出,岂不尽失所恃么?”朋友闻言,自然追问其故,再曰:“项城命中,厥禄太多,禄可比之于食,肠胃有限,而所进过量,不能消化,积滞日久,必致胀死”。友辈均不信,庚白特撰一文,拟发表于刊物。友辈劝阻:“项城气焰方炽,安得攫其逆鳞以取祸耶?”林庚白答:“既如此,此文留待他年作证,姑且藏诸行箧。”不久,袁世凯果死,所书项城死去年月日,丝毫不爽。这时,人们大惊,以神视之,求推算者日众,林庚白应接不暇。林庚白后来专仰看相算命为生,摈绝诗文而不为。架上案头,尽是五行六甲之书;枕畔榻旁,全是玄机妙理之籍,几近汗牛充栋。韦千里本人是民国命理大才子,复旦大学毕业,袁树珊、韦千里、徐乐吾并称民国上海命学三大家。他们的客人包括蒋介石、黄金荣等等民国时期很多的社会顶层人物,在民国时期影响力很大。他们三人有很多命理著作流传后世,合计超过二十本,他们在自己的著作里对他们自己的八字和命运有自己的自评。

而林庚白是韦千里的好朋友,在算命看相上也有很深的造诣,其成功预言袁世凯因病去世,日期分毫不差,被韦千里记录在《知命识相五十年》一书中,应该是具有一定的可信程度的。

据记载,袁自小身体强壮,后来又进军队历练,人们因此有理由推断,中年以后的袁即使染疾,也不至于就此撒手归天。殊不知袁身体后来的所谓健康强壮,其实恰恰掩盖了这表象后面的不良生活方式。简言之,袁的短命,其实早已为他的不良生活方式所决定了,诚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据1913年即在袁麾下任职,时年17岁,后又在天津袁府任总管的陶树德回忆,乃父与他两代人在袁帐下奔走,他本人更是随侍袁左右直至袁去世。他说袁每天凌晨五时起床,之后进办公室批阅一会文件,“然后喝茶、牛肉汁、鸡汁。七时早点,包子四色,鸡丝面一碗(一般仅吃包子一两个,余下由侍从分充早点)”。“十时左右,进鹿茸一盖碗。十一时许,进人参一杯。中午十二时午餐”。下午“点心为西餐,然后服自制活络丹、海狗肾。七时晚餐……”不难看到,袁所食用的“多为补血强身、滋阴壮阳者”。由于过分补血强身,导致袁经常患牙痛,大便秘结,以致每隔三二天就要请中医诊治或灌肠……这些情况外人是无从知晓的。陶没有交代袁午餐时的进食内容,据袁静雪回忆,其父午餐最爱吃清蒸鸭子,尤其入冬后“每餐必吃”。除此之外还有红烧肉、肉丝炒韭黄等。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须知人患病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吃入了不当食物,这不当就包括多吃、强补。而人体对食物过度的摄入、滞留、累积打乱了自然的平衡。吃进去的营养如不能正常排泄,积存在人体里也会逐渐变成“万毒之源”。由于排泄器官负担过重,因此毒素会流窜全身,影响血液清洁度,污染身体内环境。在这方面,袁的“进补”就是一个绝妙之例。袁从二十五六岁起就天天吃补品,“常常一把一把地将人参、鹿茸放在嘴里嚼着吃”。另外“还雇用着两个奶妈,他(袁世凯)每天就吃这两个奶妈所挤出的奶”。就短期而言,此时袁给人的印象也许确是体质强健。但“就中医的医理说来,人参、鹿茸等,都是热性的补品,他却成年累月地在吃,日子长了,是不会不影响他的健康的”(袁静雪语)。而且我们发现,在袁的日常食品中,难觅蔬菜、水果的影子。《圣经 旧约》创世纪第一章记述:“我(神)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远古时我们的祖先就一直以果实为主食,人类学、考古学、解剖学和历史学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可见不管社会文明怎么进步,饮食文化如何变化,人体消化器官的构造、消化过程以及生化反应还是和古人一样。明乎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袁越是进补,越会加速他走向死亡的步伐。直到袁56岁时他才黯然叹道:“我的身体不行了,参茸补品不能接受了。” –《揭秘:袁世凯之死与其不良生活方式有关》综述:袁世凯之所以短命,与其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胡乱进补,以及纵欲伤身有很大的关系,最后在内忧外患,全国人民声讨之中,恐惧悔恨,以至于一命呜呼。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