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是从哪三个方面描写三味书屋的?表现了作者的什么心理?

方正、质朴和博学
方正首先指先生人格的正派。寿镜吾老先生自二十岁考取秀才后,不再参加乡试,远离仕途.自甘淡泊,教书达六十年之久。可以说,在封建社会,像先生这样视功名如草芥的人少之又少。正因如此,先生的方正才被人称道。

其次,先生非礼勿听,非礼勿视,也是方正的—个表现。他从小生活在旧的时代,旧的教学方法影响着他的教学:不重视孩子的心理,只准学生读指定的书,不应多问不必要的事情。因此,鲁迅问及怪哉虫时,他“就不高兴,脸上还有怒色”。但作者对这些又可以理解,因为不独先生这样:“年纪比我大的人,往往如此,我遇见过好几回了”。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也就可以理解。作者的这段叙述,对老先生并无讽刺的意识,批评的是旧的教育思想。

先生虽为旧时代的教师,但他并没完全按照旧的教学方法来教育我们。他给予了学生一定的学习自由。“我们”还可以到三味书屋后面的园里折腊梅花或寻蝉蜕,可以捉了苍蝇喂蚂蚁。在先生读书入神时,于我们也很相宜。对体罚学生,先生也不赞成:“他有一条戒尺,但是不常用,也有罚跪的规则,但也不常用,普通只不过瞪几眼。”从这里可以看出寿镜吾先生并非“一个不学无术的典型腐儒。”他对学生比较和善,他的思想也是比较开明的。

先生的博学。先生谙熟四书:五经,学生在他的看管下,朗读古文毫无兴趣,而先生却能达到入神的地步,读得抑扬顿挫,津津有味。并且“总是微笑起来,将头仰起,……”这正印证了先生的博学。在学生的心目中,他的地位是神圣的,所以给作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先生是旧时代的先生,或多或少都可以找到旧时代给他留下的烙印。在对他进行评价的时候,要客观公正,同时也不能超越时代,向他提出过高的要求。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只要把握住作者的思想倾向就可以了:通过回忆三味书屋的学习生活,尊敬之中有委婉的批评,尊敬的是老先生的人格,批评的是旧的教学方法,而不是老先生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