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是做梦,只要一睡着就会做梦,天天如此,上课打瞌睡也能做梦,不知道这事什么原因呢?

做梦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担心的话没有必要,不需要理那么多。不过你是要知道做梦原因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梦因——梦与人的社会环境、心理因素以及形体状况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还有一种说法是这样的:在白天,我们的左右脑中,左脑掌管理性,右脑则相当善于想象和富有创造性。在我们睡觉的时候,尤其是浅眠时,右脑依旧会工作,只是这时右脑没有了左脑理性的控制,便会诞生许多稀奇古怪的事物,不再符合正常的逻辑。这就是怪梦形成的原因之一。
  梦的原理
  信息运动原理
  大脑存储的各种信息就像是地上的很多小纸条,如果这些小纸条与一些较大的作用力同时存在的话,就必然会产生运动;当人们睡觉时,大脑内的各种情绪和其他能量并没有消失(主要是侦测外界的危险),就自然会带动大脑内的信息;而大脑中的很多信息都是互相联系着的,那么就像是一个锁链,你提起了一端,另一端也会被提起,所以就引发了各种情景的梦境。
  触发端原理
  引发大脑能量运作,是有不同触发端的;主要分为:外界触发端和内心触发端。   
  (1)外界触发端:主要是睡觉过程中,身体感受外界的各种信息,从而引发人们做相关信息的梦境。   如:当床铺比较热的时候,我们比较容易梦到“火”或各种“热源”;当旁边响起轻微的“警铃声”时我们容易梦到“救火车”、“救护车”或“警车”等;当旁边有人播放“救命”的喊叫声时,我们就比较容易梦到“逃命”的场景;当全部加在一起,您将会梦到“火灾”,而您不久就会被恶梦所惊醒,依此来避免各种“灾难”。   
  (2)内在触发端:包括身体的疾病或舒适感,和心理的各种日常的思考、情感、喜好等。   如:人们有各种疾病时,经常会出现恶梦,以及各种生理因素所导致的梦境;人们在睡前情绪激动或持续思考等,就容易做一些相关的梦,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在这些梦境很多时候与你日常的喜好有关,所谓“好仁者,多梦松柏桃李,好义者多梦刀兵金铁,好礼者多梦簋篮笾豆,好智者多梦江湖川泽,好信者多梦山岳原野”。
  有意识原理
  其实在梦中,人们还是有一定意识的,可以进行一些逻辑思考和判断(因为这样可以更好地避开危险)。   如:当我们做梦自己牙齿掉了时,您就会在梦里反复的思考自己牙齿没了以后该怎么办等问题,说明在做梦时我们还是有“意识”的,可以进行各种“思考”的;最后有些人往往在这些思考中发现自己原来在“做梦”而后醒过来。
  物理因素
  我国古代思想家认识到人的一部分梦境是由来自体内外的物理刺激制造的。来自体内的物理刺激,如一个人腹内的食物过量或不足的刺激而引起的梦境。所谓“甚饱则梦与,甚饥则梦取”,或“甚饱则梦行,甚饥则梦卧”。有来自体外的物理刺激,如人在睡眠中“藉带而寝则梦蛇,飞鸟衔发则梦飞”,“身冷梦水,身热梦火”,“将阴梦水,将晴梦火”,“蛇之扰我也以带系,雷之震于耳也似鼓入。”在梦的分类一节中的“感梦”(由感受风雨寒暑引起的梦)和“时梦”(由季节时令变化引起的梦)均属于由外部物理刺激引起的梦。我国现代著名心理学家张耀祥教授对此曾评论道:“承认物理的刺激作为梦的原因,破除了无数关于梦的迷信。”
  生理因素
  梦的过程就是生物神经系统在进入或退出休眠过程残留记忆,是复杂的生物神经系统,自然控制生物个体睡眠活动。或因为不同年龄段、不同性别、激素水平不同,出现性活动梦幻记忆残留;或因身体某部位极度疲劳或者松懈细胞代谢水平残留物蓄积导致神经系统感觉不同;或因睡眠期间环境噪声、噪光、温度变化、床铺震动等感觉不同,导致神经系统记忆残留不同;大部分睡眠都有梦,都忘记了。是自然的生理活动,梦本身没有任何意义。
  心理因素
  我国古代思想家和医学家不仅认识到物理因素和生理因素可导致梦境,而且认识到心理因素也可导致做梦。有哪些心理因素会引起人的梦境呢?从我国古代思想家和医学家的言论来看,感知、记忆、思虑、情感、性格都会影响梦的产生及梦的内容。但论述较多的是思虑、情感、性格对梦的影响。
  思虑致梦
  我国古代思想家几乎毫无例外地认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东汉时期的王符就认为:“人有所思,即梦其到;有忧,即梦其事。”又说:“昼夜所思,夜梦其事。”他还曾举例说:“孔子生于乱世,日思周公之德,夜即梦之。”列子也认为“昼想”与“夜梦”是密切相关的。明代的熊伯龙亦认为,“至于梦,更属‘思念存想之所致’矣。日有所思,夜则梦之。”同代思想家王廷相也认为:“梦,思也,缘也,感心之迹也。”那就是说梦既可由思虑引起,也可由感知,记忆引起。也即是说,王廷相认为人的整个认知过程都可引起梦境。如前文所述,他把夜间之梦看成是白日“思”的延伸、继续。所谓“在未寐之前则为思,既寐之后即为梦,是梦即思也,思即梦也”。他又说:“思扰于昼,而梦亦纷扰于夜矣。”
  情感致梦
  东汉王符所说的“性情之梦”,《列子》中所言的“喜梦”、“惧梦”、“噩梦”均属于情感引起的梦。晋代的张湛亦云:“昼无情念,夜无梦寐。”明代的熊伯龙,在承认思虑致梦的同时,也对情感致梦有十分深刻的认识。他举例说:“唐玄宗好祈坛,梦玄元皇帝;宋子业耽淫戏,梦女子相骂;谢眺梦中得句,李白梦笔生花,皆忧乐存心之所致也。”
  性格致梦
  我国古代思想家认为,人的性格对梦的内容有很大的影响。所谓“好仁者,多梦松柏桃李,好义者多梦刀兵金铁,好礼者多梦簋篮笾豆,好智者多梦江湖川泽,好信者多梦山岳原野”。这段话除了说明梦境必须依赖经验外,亦可说明梦对人性格的依存性。王廷相认为,具有“骄吝之心”的人,在梦中就会争强斗胜;而具有“忮求之心”的人,在梦中亦会追货逐利。总之不同的性格对梦境中的内容有不同影响。   
  梦(dreaming)是在睡眠中发生的具有周期性特点的一种异常精神状态。梦是一种心理生理现象,做梦的机制还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一般认为,睡眠时并不是全部大脑皮层都处于不活动的抑制状态,局部的大脑皮层细胞仍在活动,有时受记忆痕迹,以及白天活动时的情绪波动(如忧虑、恐惧和惊奇等)的影响,就产生了梦。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