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已经三年多,经常梦见她,梦醒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疼,怎么办?

慢慢的放下吧!

很多年还忘不掉,还走不出来说明当时是真的爱的深!但是你不能一直这么消沉下去,你可以这样做!

1,把心态放正确。

首先你要把自己的心态放正确,因为感情分分合合总是常事,有可能你忘不了他,但是可能他早就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可能跟新欢爱的热火朝天呢。谁都说不准,所以一段感情结束以后就要自己让自己走出来,而不是别人劝你让你走出来。天下妇女千千万一个不行咱还还!

2,把心思放到别处。

有可能你们当初的感情是真的深厚,但是最终还是走向了结束。所以你越想他,你就会越难受。你了你可以遵循自己喜欢的事情,可以去把心思放到学习上,放到工作上,放到一样有意义的地方,而不是一直消沉。别去借酒消愁,酒不醉人,一个人喝醉了只能暴露他这个人就是个废物的本质!

3,多喝好朋友们一起出去玩。

世间没了爱情,还有同样重要的感情,友情也一样珍贵,多喝好朋友出去玩,出去聚聚。也能认识好多新的朋友,说不顶在这些新的朋友里面就有你未来的那一个呢!

4,不要抵触别人走进你心里。

最后,最重要一点就是千万不要因为上一段感情,来阻碍你遇到其他的感情进入你的生活!这样很愚蠢,一个人一生可能会遇到很多的感情,但是可能真正爱你的那个人不是你最以为的那个。所以多去尝试和接触,只要你真心对待每一段感情,总能碰到一个真心爱你的人!

最后祝所有认真的人都能“嫁”给爱情!

欢迎大家关注我!

为什么在梦里总是梦见一个人,一醒来后很痛苦,很难受?

应"首页"邀答!

1⃣️手机、电脑储存的数据,在台面上被删除了,可是内行人还能将信息还原出来,这是因为芯片中有个"镜像"软件,它可以储存这些记忆。为什么真懂这些枝术的人不肯卖旧手机,就是怕失密这个原因。

2⃣️现代的电脑就是模拟人脑储存,表现上息屏,这只是屏幕不显示了,但是后台软件没有关闭,仿人脑功能"休眠"、有时会出现一些错乱,这就像人脑在睡眠状态中的"梦"。

3⃣️你说梦醒后很痛苦难受,这是你脑中总是忘不了情中人,脑中重复浮现多了,就产生了电脑中的"镜像"意识,如人们常说的"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储存的意识细胞错乱了,便如同电信号窜台一样,游离于大脑皮层而多梦。

4⃣️人要想活得轻松,就要有拿得起放得下的气度,明知不可为还总在脑中挥之不去,这就叫"迂腐"!

谢谢!

也许是上辈子的事。管它呢,过好当今,掌握好未来

你梦见过心里的ta吗?

小杨几个意思呀!也不回个话,赵姐还一个劲的追问,我可咋答复呀。要不你有时间跑一趟,过去问问。挺般配的一对就这样撂下太可惜了。你说呢?好的,我明天就过去。

答应了老伴,次日天刚放亮,我就骑着自行车直奔余楼。瞅着匆匆忙忙上班的人流,我坐在公司办公楼一侧的休闲椅上,四处张望等着小杨。八点半了,咋还没到,同门卫打了招呼,我蹬着楼梯爬上了五楼。

你找杨工啊!他病了,半个多月没有上班了,着急的话,要不你直接去他家得了。

开门的是一位年长的大姐。您是?啊,我是杨青的老母亲,孩子病了,我过来照顾他。

躺在床上的小杨显然瘦了不少,见我来了,想起来,我赶紧过去把他按在床上。

一番询问,才知道是神经哀弱,整天头晕目悬的。小杨说是睡眠不足,休息不好。一旁的老母亲则说是得癔病,吓着了。我一时听不明白,有点发懵。

他母亲出去买菜了时候,师徒促膝交谈,小杨流着眼泪给我讲述真实的病因。

师傅,小宛她回来了。啥,你说啥,梦话吧。小宛车祸走了快三年了,见鬼了吧,傻孩子。

是的。是梦里见到的,真真切切,她是我媳妇,不是鬼。

说着,眼泪哗哗地又往下流。小宛不仅回来了,还住了好几天,那几日我们夫妻天天夜里梦中相见。

小宛是感应到我要另娶了,才回来与我道别的。我已向她发誓,今世不续弦,可她坚决不允。她说你一个人带孩子生活不易,该走这一步,让孩子也有个完整的家。找是对的,关健要找好人,我就一个愿望,希望家里添个有爱心的妈妈,善待我的女儿。

我走了家里是不 得了一笔赔偿款,別抛花,给孩子留一部分,剰下的置所新房吧,大人孩子都住的舒适一些。

还有啊,我虽走了,我娘那边也放心不下,一个女婿半个儿,看在夫妻的情份上,力所能及地帮我照顾一下。我娘患有严重的类风湿,一直都是我托小惠在她老家抓的药。这事麻烦你替我担下来。

夫妻相伴这么多年,我对孩子投入的感情多,生活中很少顾及你,现在我有心也没机会了,报答你的只待来世了。如果有缘,你仍然是我的首选,你也永远是我心中的最爱。与你的情分,残酷的割舍,我们都很无奈。

再见了,我的家人。今是最后一面,侍你有了新家,梦中也绝不再见。

说完梦中的事,小杨已泣不成声。他说,你和师娘解释下,这门婚事我不想考虑了。因为,新人进了门,小宛就不会回来了,我想有个家,但我更想我的妻子。我要继续做梦,耐心等侍我的爱人梦里回归!

衷情的汉子呀!与已逝妻子感情太深,难舍难分。可这病也真是不轻啊!别核计再娶了,还是好好安心先治病吧!

高中第二个学期,学校的年末“文艺汇演”。老师让我和其它班的一个女生一起当节目的主持人。为了给我们一个安静的联系主持稿的环境,就让我们两个人一起到没有人的实验室里进行练习。

在练习的时候,她突然伸手在我的头上一摸,我不知所措,她微笑的看着我,一伸手原来我的头上有一片羽绒服里的鹅毛。

在那个时刻,若大的屋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声音,和她微微的笑容,我自然的情窦初开。但是,当时我并没有开口说“喜欢你”的勇气,甚至在校园遇到她,也躲着她,不敢和她面对面。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