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的精英军队能否战胜凯撒大帝的主力军队?

跨越时空的战斗,呵呵。只能猜了,大体只能说胜败在两可之间吧,亚历山大大帝胜面稍大。

两位都是西方四大名将之一,亚历山大是雄极一时的马其顿王国国王,凯撒则是更加伟大的罗马帝国的奠基人。

亚历山大大帝像

从军队构成上,两方军队核心与主力都是由职业军人组成,另外有一部分雇佣兵充当辅兵组成,但亚历山大麾下有一支由贵族青年组成的伙伴骑兵,不仅训练有素配合无间而且装备精良,放眼当时的世界也是首屈一指的重骑兵,这里说的重骑兵并不是看俱装甲胄,而是指冲阵骑兵。

《亚历山大大帝》剧照——亚历山大大帝与伙伴骑兵

从装备方面来说,好像亚历山大的军队要处于下风,因为亚历山大时代,希腊文明处于青铜向铁器过渡阶段。虽然如此,但按照出土文物和历史记载来看,亚历山大时期的马其顿军队已经相当规模的使用了铁制兵器,如方阵兵使用的萨里沙长矛,骑兵战矛配备的便是铁制矛头的,包括副武器短刀或短剑,以及轻步兵的刀剑都是铁制的。所谓青铜装备基本都是防具,比如头盔和胸甲。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时的铁制武器质量还是比较低劣的,有记载称当时的铁制刀剑在战斗中经常会被砍弯,以至于不得不掰直才能继续战斗。

凯撒大帝像

凯撒时期的罗马军团,其武器装备已经有了一个相当程度的发展。此时罗马军团的制式装备为标枪、大盾和短剑,主要格斗武器是盾和短剑,此时的短剑已经可以被称为钢剑了。罗马军团列装的西班牙短剑长度在75-85厘米左右,刃长60-68厘米,无论是长度还是材质,对马其顿士兵列装的熟铁短刀已经占有很大优势。

罗马军团士兵复原像,可见身穿锁子甲,持标枪与盾牌,腰垂短剑,背后远处为着铁片环甲的指挥官

但凯撒军团装备方面的技术优势未必能够形成战斗力上的优势,这是由双方的军队组成以及战术特点决定的。

马其顿方阵的战术比较简单了。亚历山大最喜欢拉斜面攻击:以长矛方阵为中军,色雷斯骑兵护左翼,以辅兵作为与中军之间的连接,大帝亲率伙伴骑兵为右翼,右翼与方阵之间以精锐的阿格瑞安轻步兵连接。攻击往往是由亚历山大率领的伙伴骑兵发起,中军的长矛方阵跟进,中间以阿格瑞安轻步兵连接,而左翼则缓慢跟进,并迎接对方进攻。就这样,由于各队列的攻击速度不同而自然形成一个大斜面。亚历山大的伙伴骑兵是当时杀伤力最强大的骑兵部队,骑士们手持3.5米左右的旭斯通长矛,身穿青铜肌肉胸罩,并配短剑,以冲击敌阵为作战方式,在公元前4世纪,即使放眼全世界也数得上是最强骑兵,因此,亚历山大往往能够凭借骑兵优势迅速突破对方左翼并且包抄中军。一旦敌人的中军被打掉,那么整支军队立刻便会陷入混乱,随后陷入正面长矛方阵和包抄部队围攻之中,那么溃败就只是时间问题了。这便是“锤砧战术”。

马其顿方阵示意图

而凯撒时期的罗马军团,其战术与马略改革之后并无多大区别,其实就是一种表现为方阵的军团战术,即以军团为单位组成方阵,进攻时由前两排士兵首先抛出标枪,随后冲锋以剑盾格斗,如果进攻无果则退下,三四排士兵抛枪,继而格斗,如此反复进行。但此时的罗马军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没有军团直辖骑兵,骑兵需求往往由同盟的“蛮族 ”提供,如归降的凯尔特人和日耳曼人。但这样的骑兵首先素质不如伙伴骑兵精锐,而且规模也不大,以公元前48年发生的法萨卢斯战役为例,凯撒30000多人的军队中仅有1800人的“蛮族”骑兵。

罗马军团列装的西班牙短剑制式

那么我们大约可以认为,凯撒的“蛮族”骑兵很难抵挡得住亚历山大伙伴骑兵与阿格瑞安轻步兵的攻击。那么,在骑兵被打散之后,凯撒军团的左翼 很可能便要危险了。

当亚历山大的右翼骑兵冲击凯撒军团左翼的时候,两军在正面应该已经接触了。

模拟罗马军团作战,前两排士兵已经抛了标枪准备持剑盾冲击

长矛方阵的跑步攻击对罗马军团产生了巨大的压力。当前两排士兵的标枪抛出之后,并没有对长矛方阵造成太大的伤亡,因为如林般密集直竖的长矛阻挡了大多数标枪的攻击。于是罗马士兵持着大盾与短剑呼喝着冲向了长矛方阵,随后他们发现,一切皆是枉然。在“每个人都要面对五六根长矛”的情况下,这些精于近身格斗的罗马士兵顿时手足无措,不断有人因为被长矛戳穿了大盾则无法动弹,而即使锋利的西班牙短剑由于尺寸短小根本无法对马其顿士兵造成威胁,也没有办法迅速的斩断马其顿士兵的长矛。随着长矛方阵的推进,大量丢失了大盾的罗马士兵开始转身逃跑,但随后就被追击的长矛戳穿了后背,即使身穿锁甲,但在奔跑的长矛的猛烈穿刺下也无济于事。

而此时,亚历山大和他的伙伴骑兵在阿格瑞安劝戒步兵的配合下已经攻入了罗马方阵,并且根据军标寻找到了凯撒所在的位置。虽然说凯撒装备精良且训练有素的近卫试图凭借装备优势以及优势兵力困住亚历山大的伙伴骑兵,但阿格瑞安轻步兵与伙伴骑兵面前罗马士兵装备上的技术优势却没有得到体现。在伙伴骑兵的强力威逼之下,即使身穿铁甲也没给罗马士兵带来多少安全感,3.5米的长矛更让罗马士兵的战矛根本无从施展,同样精于格斗的阿格瑞安轻步兵也同样没有给罗马人太多展现装备优势的机会。在亚历山大的逼迫下,凯撒由近卫保护着在军阵中游走,躲避着骑兵的追击,此时的罗马军团已经开始产生混乱。很快,在轻步兵的配合下,伙伴骑兵一层层剥掉了凯撒大帝身边的近卫兵。终于,亚历山大和凯撒面对面了,谁说王不见王的?

凯撒整了整沾满血污的紫袍,轻振身躯,似要振掉紫袍上的尘土,“我来了,我看见了,,,”

亚历山大:“服吗?”

凯撒:“呃,我服了。”

不是说后世的技术优势一定要强于前世吗?难道在这里就不灵了?其实不全是,后世的技术优势一定会比前世高,这是一个很大概率的定律。但战役胜负的决定因素不全然由技术决定,尤其是凯撒时期对亚历山大时期并没有产生跨代的技术优势。那么在此基础上,军队组成以及战术特点所起到的作用就要大于技术水平了。而这两个因素又是由他们所面对的敌人来决定的。罗马军团从来没有面对过像马其顿方阵这样轻重步兵加重骑兵完美配合的作战体系,因此并没有对马其顿方阵体系产生有克制作用的战术。马其顿方阵的诞生便是以打败传统希腊方阵为前提的。罗马军团虽然号称军团作战,但其实并未脱离传统希腊方阵太多,在面对加强版长矛方阵与伙伴骑兵时,很难逃脱被“锤砧”的命运。所以,我们单纯的凭空推测,凯撒会败给亚历山大也就不意外了。

个人认为凯撒大帝的主力军队胜率大。罗马军团常用的战术是两队列战法和三队列战法,每队列之间相距1.8米到2米,轮番作战。战斗时,年轻人组成的中队居前,称为枪兵;成年人中队居中,称为主力兵;老兵中队居后,称为后备兵。这就

是著名的罗马军队三列队法。轻装步兵和骑兵亦分为小队,战斗中轻装步兵通常配置于军团前面,骑兵则掩护两翼,还有弓弩投石机的配合。罗马军团把古典战争”以守为攻“的战术运用到了极致。马其顿方阵携带马其顿长矛(长13~14英尺,双手操作。长矛末端有配重利于平衡,兼做长矛折断时之备用武器。),直径2英尺的圆盾。方阵中士兵们手中的盾牌在保护自身左侧的同时也掩护了相邻战友身体的右侧,一旦最前排的士兵倒下后,原先位于第二排的士兵将迅速填上他留下的缺口。第一排的士兵一般都是半蹲着,将长矛对准前方,而第二排士兵则是将矛搭在第一排士兵的肩上,这样可以增强正面对骑兵的杀伤力。而整个方阵战术的精髓就在于全部士兵同心协力、齐头并进,临阵脱逃者会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 在数量上凯撒的军队对于压力山大来说是庞大的,只要在正面拖住压力山大军队的正面进攻猛攻马其顿方阵的侧翼和背后。方阵很快瓦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