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第六感真的存在吗?

谢邀简答:我认为第六感觉就是有时人的磁场和大自然磁场相交所得的感觉,及有时人的意念顺应大自然的形势所产生的感觉,我认为第六感觉是存在的,我理解为应属于意念范畴。

第六感也是预兆,相信它的存在。

为何许多人都说红楼梦宁国府很淫乱,具体有哪些表现?

在《红楼梦》中,贾家的祖上是一对兄弟俩,哥哥叫贾演,弟弟叫贾源,他们是开国功臣,被封为宁国公、荣国公,分别居住在宁国府、荣国府。他们是第一代,自此贾府分为两支,一支为荣国公贾源的子孙贾代善一脉即贾政、贾赦等,另一支为宁国府贾演的子孙贾代化的一脉即贾敬、贾珍等。

贾府本为世代簪缨、书香世家,可是宁国府却越走越偏,致使很多人都说宁国府很脏乱,甚至于在荣国府长大的宁府的小姐惜春,都知道宁府的种种不堪,她较大时不仅不想回宁府了而且还要和宁府断绝关系。自家人都嫌弃如此,那么宁府的乱具体都有哪些表现呢?

第一、贾珍和儿媳妇秦可卿之事,违背伦理纲常视作宁府的一大耻辱

贾敬是宁国府最大的长辈,可是他一心向道,于是便把爵位给了儿子贾珍承袭,自己去城外的道观求道了,从此宁府便由贾珍说了算。贾珍承袭了爵位,还做了族长,他便无法无天起来,就算是把宁府翻过来都没有人敢来管他。

如果只是这样宁国府也不会背上淫乱的名声,贾珍做了一件让人无法原谅的事情,他和儿媳妇秦可卿“爬灰”。在《红楼梦》最初的情节里有具体的描写,可是因为一些顾虑曹公便把这一章节给删除了,但从字里行间还是可以知晓贾珍和秦可卿之的间不正当关系。

焦大是宁国府的老仆,他在喝醉了之后当着众人的面就说出了宁府的荒唐,一把扯下了宁府的遮羞布。

焦大越发连贾珍都说出来,乱嚷乱叫说:“我要往祠堂里哭太爷去。那里承望到如今生下这些畜牲来!每日家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我什么不知道?咱们‘胳膊折了往袖子里藏’!”

原文交待焦大骂的人是贾珍,那么“爬灰”就是暗指贾珍和秦可卿之间。焦大能够堂而皇之的把这事说出来,众人拼命阻拦却毫无吃惊的表情就可以知道这事儿是宁府公开的秘密。

除了焦大的醉语,秦可卿离奇的去世,贾珍超乎寻常的悲伤,以及耗费巨资为秦可卿操办空前盛大的丧礼,这些细节无一不表露出贾珍和秦可卿之间不正当的关系。

贾珍要是喜欢别的女子那还能解释为花心,可是他却对儿媳秦可卿下手,那这就是彻底违背礼法和情理的事情,是不能够被世俗所容忍的。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儿传出去宁府自然就有了脏乱的名声。

第二、贾珍父子与尤氏姐妹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

贾珍的荒淫是可怕的,他不仅有很多的妾氏,与两个小姨子尤二姐和尤三姐之间关系也是暧昧的。最可恶的是他不仅自己无耻,还教坏了儿子贾蓉,使得贾蓉也与他一样荒淫无度,没有礼义廉耻。

贾敬去世,贾珍和贾蓉都在国孝中没有在家,尤氏忙不过来,便一面派人通知贾珍回家,一面请母亲尤老娘来帮忙,尤老娘来时还带来了尤二姐和尤三姐。贾珍和贾蓉接到消息之后也赶忙请假归家。

贾蓉当下也下了马,听见两个姨娘来了,便和贾珍一笑。贾珍忙说了几声“妥当”,加鞭便走,店也不投,连夜换马飞驰。

贾蓉和贾珍相互猥琐的一笑,直接暴露了父子俩脑子里不可告人的想法。他们马不停蹄赶回家不知是为了奔丧,还是为了和尤二姐和三姐厮混。

贾蓉且嘻嘻的望他二姨娘笑说:“二姨娘,你又来了,我们父亲正想你呢。”说着顺手拿起一个熨斗来,搂头就打,吓的贾蓉抱着头滚到怀里告饶……贾蓉又和二姨抢砂仁吃,尤二姐嚼了一嘴渣子,吐了他一脸。贾蓉用舌头都舔着吃了。

贾蓉在爷爷的丧仪还没有完全处理妥当时候就来和两位姨娘调笑,从贾蓉的话里可以知道贾珍和尤氏姐妹关系匪浅,再加上贾蓉荒唐的话语和可耻的行为,也可知他和尤氏姐妹关系混乱。

在热孝期间还不顾辈分和礼法的混乱关系,外人如何能不轻视宁国府,又如何能不嘲笑宁国府的混乱?

柳湘莲本来已经给了定礼许诺要娶尤三姐为妻,可是当他知道了尤三姐在宁府里住过,他立马就要取消婚约。可见宁府的名声已经恶劣到什么地步,在贾珍的领导下宁府的好名声完全被败光了。

第三、贾珍以习射为掩饰夜间聚赌娈童,宁府的脏乱不言自明

贾珍除了对女子混乱,对年轻男子他也不放过,贾珍娈童的行为已经不是秘密。

此间伏侍的小厮都是十五岁以下的孩子,若成丁的男子到不了这里,故尤氏方潜至窗外偷看。其中有两个十六七岁娈童以备奉酒的,都打扮的粉妆玉琢。

这些专门奉送酒水的小男孩都是贾珍特意培养的,他们都是贾珍的娈童。贾珍在孝期以练习骑射为名开设赌局已经不对了,可是他还让特娈童来侍奉酒水,这无疑更是错上加错。

如果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那么贾珍娈童就是一种极为变态的行为,他的这一做法也让宁府的名声更加脏乱。

秦可卿判词和红楼梦曲词里,也都对宁府的脏乱与罪行进行了披露,“造衅开端实在宁”“家事消亡受罪宁”,由此可见,贾府的败落,是先从宁府开始的。

作者:酒馆说戏人。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柳湘莲在与贾宝玉交谈时,曾说过宁国府只有看门的两个石狮子是干净的,宝玉当时红了脸,却无语反驳,那么,宁国府的淫乱到底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一,贾珍与秦可卿乱伦。尽管许多人为秦可卿洗白,但通过生前秦可卿房内香艳刺激的摆设以及这些摆设前的那些具有暗示性的定语,和秦可卿死后贾珍痛哭流涕,高调发丧,而贾蓉拒不露面等情节,再结合秦可卿的判词判曲以及图画,都在在指向贾珍与秦可卿扒灰的事实。

二,贾蓉与贾珍的同麀之诮。贾珍不但霸占了儿媳秦可卿,还勾引了自己的姨妹尤二姐,且妄图染指尤三姐,而儿子贾蓉不但也与自己的姨妈尤二姐调情,还为行事方便,唆使叔叔贾琏偷娶尤二姐,把尤二姐弄出外面居住。

三,府中丫头卍儿与荣国府小厮偷情。上行下效,宁国府不仅主子爱淫乱,仆人也是爱偷情,贾宝玉的小厮茗烟跟随宝玉到宁国府听戏,屁大的工夫,竟能与丫头卍儿偷行云雨。

四,贾珍在府中设赌局,并且为了吸引人,还养了妓女与小倌。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