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写通灵宝玉的历史时为什么有“白骨如山忘姓氏”这样恐怖的描写?

“灵”,就是真,“通灵”就是通真,“通灵宝玉”就是“石头记”,就是“大荒山中青埂峰下的那块顽石的幻相”,虽然是幻相(假),但幻相所组合的文字——“石头记”是可以通灵通者。怎样通?就看后世解读者的通真能力。所以作者用“后人曾有人嘲云”,“后人”,就是指红楼梦流行面世后的读者。

“灵”,就是对人有用的自然物质存在,就是有助于人类提高生产制造技术,有助于国防军事能力提高的东西,这样的能扩大提高人类物质生产质和量的东西才是“真灵”。从这个意义上讲,“通灵”的方法只能是探索未知的实践作为,“人手”就是最普遍的探索者通灵者。人类人手的能力:持续深入探索未知自然的能力和持续创新前所未有新技术新制造的能力,就是人类的真灵。

人手的这两种能力,就是人区别于动物,或区别于猿猴、类人猿之类动物的自然属性,就是人的特殊性或特长本性。人的这种本质特性就是老子道德经中所说的“我自然”,也即“人自然”。什么是“自然”?自然就是对宇宙间万物各具特殊性的表达,每种物都有区别于它物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决定了每种物区别于它物的特殊本质和进化方向。物的这种特殊内在性就是“物此”,同理人的这种内在特长本性就是“人此”或“人骨”(“骨”从形体上讲就是人的核心内在。)。“道法自然”,就是言道运化成具体各种物就是顺应各种物质特殊性而成物,因此,各物区别于它物的特殊性就是该物的核心本质,也即该物的道性。人类可以根据自然物的特性和规律性创新创造出各种人造物及各种工具来,所以人类将创新创造出前所未有的人造物或造物技术称之为“天人合一”。正是人所具有这种深髓的内在本性,才决定了是宇宙间最成功进化的物种,而与天地道齐并列“域中有四大”,也即“人一大”“人牛”都是由内在本性能力决定的。

由此可知,“人”是由自己的特殊性人手能力进化发展起来的,是由人的创造性劳动起源的。这就是可以戳穿“女娲造人”“女娲炼石补天”荒唐的所在。“又向荒唐演大荒”,“又”即“不一”“不单”“不独”“不孤”,就是没有深入“人此”和人手能力的观点,就是错误的人类起源观,正是这样的思想观点,引领世人“向(朝向)荒唐”且又“演大荒”,“演大荒”就是言扩张扩大了荒唐文化。正是荒唐思想文化的广泛充斥,排挤了中华民族优秀优良的正文化真文化,这就是“失去幽灵真境界”的文字文化和思想文化原因。“幽灵”就是言人类的“灵”“真”文化藏得很深,是很深的人类内在文化,浮浅观念是很艰认知真髓真骨的。不认识而错误解读就是“白”,那么,浮浅世俗的儒学情理仁义礼义文化观就是“白骨”,这种文化观以假乱真以假充真而成为中华民族的强势主流,就等同于妖精作祟,这就是孙悟空要三打的“白骨精”。不懂深髓“一”理,就是儒文化接受虚幻增添虚幻(幻来)和“亲就臭皮囊”的原因。

“好知运败金无彩”,就是言假文化在中华大地上的运作漫延,颠覆挫败了“好知”文化。“金”是本该放光彩的,却不放光彩,岂不是可惜!可知“金”就是红楼梦中的真,就是“好知(智)”文化,“好”,即“女子”,“好知”即“女子知”,即造字鼻祖仓颉“女子”文化的智慧就是最具大价值的真文化和突出人类特长本性(何,人可)文化。仓颉为什么看重“女”?就是因为“女”具有“生”的本能。“生”是雌性动物的共性,但仓颉所看重的并非是这种共性,而是能表达人的特性的“生”,即“特生”,是用人手的探索创新功能“生”,所生之“子”并非肉体,而是前所未有的人类制造“一”,正是这“一”的开端引领,才能形成人类生存发展所需要的万物。“一”就是“先”,就是“先生”或“生先”。

“堪叹时乖玉不光”,“不光”,就是“无光彩”,可知“乖玉”形容的是“金”,是真,是“好知”。“堪”即“土甚”,“甚”就是过分或作的过分;“土”就是“尘”,就是多见的低价值的东西,过分看重这种多见“不一”“不新”“不鲜”的东西,就是“土甚”,“情感”就是“土”,过分过重情感情义就是红尘,就是“土甚”。“叹”即“口又”,“又”就是“不一”,按照仓颉“呸”字推理,“口不一”就应当被唾弃,就应当受谴责,那么“口又”就是不正当,就是破坏文字先祖仓颉的文理文风。因此,“堪叹时”就是造成真损失遗失的原因。

“白骨如山忘姓氏”,就是不懂人内在真骨人太多太多(如山),儒学世俗文化太重太甚(土甚),就是中华民族忘真遗失真的原因,所忘所亡的就是“女生(姓)氏”仓颉文化。“无非公子与红妆”,并不是除了公子就是红妆之意,“公子”指的是对所有人都有益的文化,技术创新就是对所有人有益的,“公”就是众,国家与个人,就是所有人。“非公子”就是私,就不能照顾所有人,儒文化就是“非公子”,“无非公子”,就是大兴“公子”,大兴正能量而无有负能量的“非公子”文化。“妆”,即人的外表外在衣服和装饰,“红妆”即热衷于美化人的外表外在,不看重人的内在。探索未知自然和创新创造新技术的能力就是人的内在。“无红妆”,就是有人的内在,也即佛理所讲的有人的自在本性支持支撑着中华民族的生存发展强大。“女子”就是“好”,这就是脂砚斋“批得好”的道理。

红学发展到今天,越发离奇古怪了!

爱读、解读《红楼梦》的人很多,喜欢研究的人也很多,但现在越来越多的所谓研究者往往侧重于猎奇和解谜,而忽略了该书的整体思想和艺术成就!

正像中国现行教育制度下的学生学习状态,抠字眼儿,找生僻的冷知识,谁找到的知识越冷显得越有水平!

舍本逐末,南辕北辙!

中国学生最欠缺的就是整体通读和整体解读,缺乏站在全局看问题的思维方法。

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反应了作者的人生态度,一切皆幻象,千种风情、万种风流的才子佳人到头来无非都变成冢中枯骨,千百年来亦复如是!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世间所有的相,都是过眼云烟、海市蜃楼!

世间所有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到最后不过黄土一抔,争的什么,斗的什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