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是否可以解释中医?

凡专家,教授懂的,能解释的,那叫科学。反之他们无法说明,无法探其奥密的,那叫不科学。中医就是如此。

谢谢邀请。

那个“中医自然疗法”及其错误百出的文章已被我批成渣。如果他还有一点人的智商,应该去查查资料,看看自己错在何处、共有多少错误。不过我对这种中医粉的智商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现在回到正题。

要说科学是否可以解释中医,首先必须明确是哪种中医。是黄帝内经之前的中医?还是自《黄帝内经》出现至清末的中医?还是民国时期恽铁樵所炮制出来的中医?这个问题必须首先回答清楚。

黄帝内经之前的中医,虽然水平较低,理论不够完整,但基本属于中国古人对人体和疾病观察的经验总结,是尊重人体事实的,是没有被玄学污染的。为此,现代科学可以对其进行解释,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一切判断可以用事实说话。

《黄帝内经》出现之后,阴阳五行,这个在政治领域彻底失败的荒唐理论就堂而皇之地进入了中医领域,使中医理论中出现大量脱离人体和疾病事实的玄学空概念空理论。这就使现代科学难以对其进行解释。科学的研究对象是客观事物及其规律,那些完全没有事实基础的空概念空理论,根本不是科学研究的对象,当然无法解释。那么,是不是没有什么理论可以对其进行解释呢?当然不是。用当代主流哲学是可以对其进行解释和批判的,可惜当代主流哲学界完全不管中医界的事,等于放弃了对这一领域的指导作用。

尽管如此,玄学化的《黄帝内经》、《难经》毕竟还保留了一部分之前古人对人体和疾病事实的观察总结。为此,现代科学还是可以对这一部分进行解释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用事实说话即可。

事实上,民国时期批驳中医的代表人物们,也基本是针对中医的这一部分着手,批得当时的中医们哑口无言,直到文青恽铁樵代表中医界正式登场。

文青恽铁樵的个人简历,限于篇幅,我就不介绍了,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查资料。这个家伙与当时所有中医界人士一样,面对已在中国被广泛接受的西医对人体及其疾病所揭示出来的铁一般的事实,无力正面对抗,又不愿接受事实,怎么办呢?这货就想了一个办法,采取回避策略,躲避攻击。他写出《群经见智录》等书,把自古以来中医典籍里面的所有可能与人体及疾病事实相关的概念和理论全部虚拟化,全部脱离人体事实。就是从他开始,中医的肾不是西医的肾,中医的胆不是西医的胆……中医的五脏六腹都不是西医的五脏六腹了。中医的经络,也就从《黄帝内经》和《难经》所描述的肉眼可见、用手可摸的血管,到他这儿就变成了看不见摸不着的虚拟存在。即然中医说的这些东西都不是人体实际存在的东西,那么西医无论拿出多少无可辩驳的事实,中医都可以用“我说的东西不是你说的那个东西”来躲避攻击。就如同一个名叫张三的怂货,面对别人上门攻击时,人家问他,你是张三吗?这怂货说,我虽然名叫张三,但是你找的张三肯定不是我。恽铁樵就是采用这样的躲避策略。

这个孬种策略虽然很low,却是有效的。这使中医经过改头换面,逃过了民国时期的生存危机,活到今天。

综上所述,如果人们所说的中医是恽铁樵的中医,那么因其完全脱离人体事实,确实使现代科学难以对其解释或攻击。对于此等怂货逃避策略,如今中医界普遍接受并采用,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是奇观。

恽铁樵把传统中医理论彻底虚拟化、抽象化,使其变成一种无视事实的唯心主义哲学。五行说在古代因指的是自然界五种物质而被称为朴素唯物主义哲学。恽铁樵之后,五行完全失去了物质基础而彻底的虚拟化意识化,使其变成赤裸裸的唯心主义。为此我们看到了另一个奇观:当代主流哲学界完全听之任之,不闻不问。

但是,恽铁樵为躲避攻击而对传统中医进行的虚拟化改造,却使现代中医理论背离了《黄帝内经》和《难经》,使中医界所谓尊崇《黄帝内经》和《难经》的说法变得极为虚伪。典型表现是:当中医面对“经络不存在”的攻击时,会以“经络没有被科学发现不等于不存在”这样的虚拟化唯心化的说辞来反驳。但是,只要读过《黄帝内经》或《难经》,就知道这些医书是把经络,即经脉和络脉看做血管来描述的。所以,中医千年以来的切脉,就是摸病人手腕上那根动脉血管。《难经》明确说那是脉之大会,手太阴之脉动也。显然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然而,恽铁樵对中医的虚拟化,却又说经脉络脉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这使中医千年的切脉,成为极为尴尬而可笑的存在。中医粉们嘴上说尊崇《黄帝内经》、《难经》,却又用恽铁樵的虚拟化中医说辞来否定《黄帝内经》、《难经》。这些自打脸场景,颇为壮观。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