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是世界上唯一无法用拼音文字的语言吗?有何科学依据?

并不是这样的,有拼音文字的汉语存在,叫东干文。

“биир,икки,үс,түѳрт,биэс”,不认识,是吧?我写出来或者读出来你就认识了,它就是“一、二、三、四、五”。这种文字,叫东干文,这种语言叫陕西方言或者甘肃方言,其实,它就是汉语。使用东干语的是东干族,现在在中亚乌兹别克,吉尔吉斯等地生活。

汉字拉丁化,最早在1602年,由传教士利玛窦开始;第二次,清朝末年,传教士们先后拉丁化了厦门话、福州话、上海话、宁波话、广州话、汕头话等方言甚至包括苗语;第三次,民国时期,由于中国积弱多年,许多文人对中国文化丧失了信心,钱玄同、黎锦熙、赵元任、林语堂、汪怡、周辩明、蔡元培、孙科、柳亚子、林庚白、鲁迅、郭沫若等这些“国学大师”被外国列强忽悠得不轻,纷纷建议推进汉语拉丁化;第四次,建国前后,汉语几乎拉丁化成功,最终,到了1958年,周恩来指出:“《汉语拼音方案》是用来为汉字注音和推广普通话的,它并不是用来代替汉字的拼音文字。”

到现在,汉字不能拉丁化成为学界共识。

原则上,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都可以拼音化!为什么?因为:

语言都有发音啊,有发音就总有方法记录。

但是,汉语拼音化的阻力很多。

比如,传统,中国的任何文化传统都跟汉字有关。汉字承载了中国的牛鬼蛇神!其实这意思就跟现在的越南一样:

如果中国的庙宇墓碑什么的都用拼音的话,中国人自己都会觉得这些东西不灵验了!

另外,清末和民国,中国的庞大,落后和混乱阻挠了文字改革的推进。正如清朝末年中国近代化改革缓慢一样,中国的春节跟汉字一样也因此保留了下来,并且成为我们中国人如今独特的文化标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汉语同音字太多。汉语经历千年,分化成了数百种方言,甚至被西方学者认为目前的汉民族使用的语言不是一种语言,而是一个语族。北方话在演变过程中逐步简化,音节声调都变少,也失去了入声。所以,很多字在这个过程中都成了同音字或者音节(不考虑声调)相同的字。比如,“石,食,时,十,拾,识”在普通话中都是shi2。而在古汉语中这些字发音基本都有差别。比如,粤语中这些字分别发音为“Saik, seik, si, sap, sap, seik”。所以,普通话中很难区分这些可以独立使用的音节!

但是这些真的就说明汉语不能拼音化?肯定不是。音节相同,可以通过改变拼写来区分,也可以通过拼写规范将词语规范成一个词,而不是两个音节组成的词。比如,我们用l,x,h,s来作为二,三,四,轻声声调,一声不标注声调。其他拼音规则用汉语拼音,那么下面一句话就出来了:

Wox shih Zhongguol renl. Wox aih zihjix des zuxguol.

如下为东干文的字母文字,这个是汉语可以拼音化的最鲜活的例子(此处不讨论政治历史,讨论的请绕路):

也就是说,能作为一个单词拼写拼写到一起,不能的就单写,常用的同音字采用不同拼写规则,增加同音韵母或者声母。比如,“鸡,机”分别拼写为“gi, ji”;不要说难记,因为英语里很多类似的音你虽然都念成一样,但是你却知道用不同单词拼写(虽然他们的读音可能不同)。比如,“two, too” 你平常肯定分不太清他们发音的差别,但是你却清楚知道他们的意思差异!这样做的一个问题是:

普通话中存在大量的同音的汉字,因为这些字大部分又可以单独使用,我们就要针对各种同音不同意的字设计出不同的拼写。这样的话,比如说“yux”这个音,有“雨,与,宇,语,羽”五个汉字,那么,你就要造出五个发音为“yux”的不同的字;如果有十个字相同发音,就要造出十个不同的拼音来区分,那么,最终造出的拼音方案,大家可能根本接受不了。因为他学起来和汉字一样难,甚至更难。

当然,如果汉语拼音化就意味着我们不得不抛弃古文化,因为脱离了汉字,文言文寸步难行!说话再也无法引经据典,只能用大白话表示,那就太悲催了!还有,这一堆字母虽然能让人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并不能像汉字一样,让读者明白这句话每一个字所承载的意义和文化。

汉字对于中国人来说承载的东西太多,不是一堆字母能取代的!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