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有句话叫做“死生有命,富贵在天”,你认为是这样吗?为什么

我从小就一直病,现在35年没吃过药了。三次身无分文,两次身家百万、千万。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我不信!

52年前,我来到人间,3、4岁前情况不明,听妈妈说,一天到晚哭,有病。

三间茅草屋,家徒十二壁,穷得屙血,没钱买药,小时候记得只吃过一次药。

那次病了好久了,当时爸爸坐牢,家里三兄弟,就靠妈妈一个。

也不知道什么病,可能是百日咳吧。

咳嗽咳到抽筋,连咳几十下,咳到要断气,终于咳出痰来,然后是一个漫长的深呼吸。

深呼吸阻力好大,气流通过声带,发出巨大的嘶鸣声,像马叫。

终于碰到弟弟也病了,妈妈用箩筐挑着我们两兄弟,走了十几里山路,去公社卫生院看病。

妈妈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怎么不去死,害死人!

当时我好怕妈妈撂挑子,把我们扔下山谷喂野狗。

就开了3副中药,每一副药熬3次,我自己熬的,吃了9碗。

好好吃啊,可能是心里暗示作用吧,我以为吃了药病就会好。

但我记得很清楚,有甘草。我偷偷放到嘴里去嚼,真甜啊。我又怕没有药效,嚼了几口又放到药罐子里去熬。

结果,吃了药没一点效果。妈妈后悔得要死,浪费钱。

这个病应该拖了好几年才彻底好,所以我是“鸡胸”,就是胸部异常隆起。

长大后,看到别的男人胸部都是平的,我都感到自卑。

如果我拍一个裸照,只露胸部,很难判断我是男是女。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只露胸,安能辨我是雄雌?

我还要带病坚持工作,我是长子。

被长子,我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没见过。

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就爸爸轻描淡写提过一次,亲爱的妈妈提都没提过。

太正常了,那时几乎家家死小孩,一床破席子一裹,土一埋就完事,也没看见哪家父母很伤心的。

我4岁带弟弟,5岁做饭,6岁上学,放牛,扯猪草,砍柴 ,10岁去生产队出工干活,14岁终于积劳成疾。

为了改变命运,我拼了老命读书。

头悬梁锥刺股,玩真的。

用一根麻绳套住脖子,正好套在喉结那里,一打瞌睡就出不了气。

醒了就用针刺大腿,冬天就用凉水冲头、泡脚。

那时还用煤油灯,有次把蚊帐烧了,差点当场火化。

妈妈就半夜起来尿尿时,收走我的煤油灯,我就打手电看书。

鸡叫头遍就起床,大概是四五点钟的样子,跑步去邻村一个初中同学那里。

然后,两人爬上他家后山,读英语。

我们的英语很差,老师是初中毕业留校任教的,她爸是村长。

14岁,我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师范,体检发现肺结核。

班主任老师坚决反对我考师范,要我考高中考大学,但是真的没钱,穷得屙血。

我弟弟比我小4岁,条件就好了,他就上了北大,现在是专家。

上师范就一套衣服,内裤也才一条,洗澡要看天意,所以我对洗澡终身免疫,结婚后经常是被老婆押着去洗澡。

16岁才开始治疗,天天咳血,胸部像无数蚂蚁在咬,走平路都拉风,肺活量为0。

到了医院,医生说怎么才来?然后把实习生都叫过来,看我的肺部X光片。

小王,小马,还有你,你,都过来过来,看看看看,这样都不死,任何情况都不要放弃一个病人。

小王小马还有你你就说,那我们实习论文就写这个!

对呀,医生说,多好的机会!

我拍案而起,勃然大怒。

有这么开心吗?有考虑我的感受吗?医者仁心……此处省略若干字。

我在心里把他们狠狠地骂了一顿。在心里骂人感觉真好,什么都可以骂,视道德如无物,把法律当儿戏,完全不考虑后果,那才是真正做自己啊。

这么好看,那我也看看,只见两片肺就像秋天的树叶,被虫子咬得稀巴烂,又像现在的破洞牛仔裤。

我大吃一惊,我怎么这么厉害?

医生说至少要3年才可能治好,结果一年半就彻底好了。

牛逼!

天天吃西药,吃了几百天,每天3次,吃了几千次。

吃到后来根本吃不下,吃进去也吐出来,胆水都吐出来,不要说闻到药味,想到药就吐。

再也不想吃药了,立志戒药。

为了戒药,首先是全面营养,天上飞的除了飞机,海里游的除了航母,地上跑的除了高铁,土里长的除了石油,什么都吃,连口里吹的牛皮都吃。

尤其是到广东后,什么地龙啊就是蚯蚓,蚕蛹啊,开始想起来就恶心,吃不下去,强吃,吃多了就习惯了。

其次是坚持锻炼,跑步不太喜欢,跑不动,没肺活量,就散步。

每天散步,有时一走几个小时,甚至走迷路了,靠导航回家。

一年四季坚持冷水浴。

洗澡次数不多,但质量高。

最后是永远乐观,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我早上量得的最好成绩是1米69,四舍五入,对外号称1米70,比我高的多了去了,怕啥?

三次身无分文,躺在阴沟里也仰望灿烂星空,这个下面细说。

我原计划活60岁,现在看样子根本没那么快死。

不知不觉,掐指一算,我已经整整35年没吃过药了,连感冒都没有。

好想吃药啊,都不知道现在的药有些什么新口味,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现在计划活80岁,四舍五入,长命百岁。

到时,坐上那动车去台湾,去看看那外婆澎湖湾,还有那脚印两对半,幸福。

17岁毕业教书,92年来深圳,一直找不到工作,睡大街,饿得白天看见星星。

正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我该出手时就出手哇,抓住了一个机会。

92年那场台风,是我在深圳30年来见过最猛的一次。

广告牌在天上跳舞,垃圾桶在地上打滚,街上的树倒一大片。

当时我在深圳火车站后面的侨社,侨社和火车站之间隔着一条铁路,有一条隧道相通,水深齐腰。

我灵机一动,背小姐姐过隧道去火车站那边,又从那边背小姐姐过来。

生意好啊,排长队。

后来我不行了,小姐姐们不干了,把我团团围住,七嘴八舌。

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又不是不给钱,真是的。

有的撒娇,有的给我捶背,有的给我捏肩,有的给我买水买饮料。

最后背了6、70个,5块钱一个,300多块,相当于我教书3个月工资。

这笔钱,让我度过了在深圳最艰难的岁月。

现在回想起来,好像刚刚发生的一样,我甚至还记得一些漂亮小姐姐的模样。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天无绝人之路。

后来我违法乱纪,被劳教3年。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手扶着铁窗望外边,外边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啊……

但我积极改造,当上了宣传委员。

不用出去干活,就是每个礼拜出一次墙报,然后早中晚就寝,协助劳教人员民主管理委员会主任,点名清查人数。

平均一天不到两小时工作。我就天天听收音机粤语广播,学会了广东话。

还给劳教大队的内部刊物投稿。又参加了广东省劳教系统的知识抢答赛和演讲比赛。墙报评比也总是拿名次。这些都有加分奖励,多少分减期多少天。我三年劳教期一年多就出来了。

在里面认识一个老乡,老乡认识一个保安大队长,出来介绍我去一个酒吧做保安。

有天晚上,酒吧就剩一桌人。我听到一个香港人讲有一幅千古绝对,没人对得出。

鸟在笼中,恨关羽不能张飞。

我灵光乍现,脱口而出:

人行世间,爱八戒方可悟空。

香港人是一家工厂的老总,第二天就叫我去上班。

香港人讲的是粤语,正好我在劳教所学会了。

进厂做实习生,试用期三个月。

这次是我人生最拼命的一次。

第一个月根本没下班,自己都闻到一身尿骚臭,脑壳抓得稀烂,一抓一手的油一手的血。

什么都不懂,做PCB的,听都没听说过,就和芯片差不多,不过低端很多。

要技术,问别人都不说,买水也不怎么说。我就自己试,拿废品试,各种参数反复试。

三个月我就搞懂一个车间,试用期满升主管,管一百多人。工资底薪从550直接跳到1300,加上加班,快3000,当时不控制加班。95年,普工一个月连加班才三四百。

当时工厂基本是文盲、小学生,我是生产部学历天花板。

管理全凭经验,我第一个进行科学管理。做主管第一个月,我运用泰罗的动作分解,进行动作分析,秒表计时,科学优化操作,提高生产效率三成左右。

全厂震动,一路开挂,半年做总管,一年做副经理,管一千多人,工资过万。

但我一生不羁爱自由,不喜欢打卡。

98年回到湖南长沙,手里有50万,拿着大哥大。

先在芒果台做编剧,后来闭门造车写长篇。

我从小就有文学梦,16岁就在省级报刊发表文章。

结果失败,梦碎,那是我人生最大的一次暴击。

我用赌博疗伤,把钱全部输光。

当时女友刚从湖南师大音乐系毕业,教书,一个月700多,给我600。

03年杀回深圳,再次雄起,07年在深圳买房。

最高做到企业老总,后来又自己开公司。

就不该听思聪他爸的,梦想一个小目标,嫌玩股票太慢,就玩外汇,几百倍杠杆,千万家财打水漂,连水花也不给我开一朵。

瞒不住了,我就向前妻坦白从宽。

结果她打我,先跑到厨房摸把刀,然后扔了,扯下阳台的撑衣杆,一顿猛扑,棍子都扑断。

咦,打一顿没脾气了,且行且珍惜。

但她总是不能原谅我瞒着她玩,她一直蒙在鼓里,我是打算回本再告诉她,也不玩了,不想让她担心。

结果她老是念念念,我就做她的思想工作,断舍离。

我净身出户,留给她和两个孩子200多万,在深圳勉强过吧。

走出民政局,我们就手拉手,回家,谁也没告诉。

回到家,孩子们都在学校,我躺在她大长腿上,她不断地抚摸我英俊的脸庞,还亲我。

从恋爱到离婚,差不多20年,那天是我们最亲最亲的一天。

她担心我,一个人不会洗衣做饭,不会挤牙膏,不会洗澡,叫我不要走。

于是我就开始学习做家务,她出去找了一份教古筝的工作,一个月一万多。

她大学音乐系一毕业就失业,就嫁给我,居然还能找到工作。

她开始膨胀了,觉得赚钱也没什么了不起。

女人经济一独立,简直是一场灾难,比男人对女人狠多了。

她总是说我没读过大学,格局不大。

切,那默罕默德、成吉思汗、李嘉诚还是文盲呢,我一本语文、一本数学,好歹也是个二本。

好吧,我开始疯狂自学。

我几乎读遍人类所有的人文社科经典,连《国富论》、《纯粹理性批判》也啃了,还研究了相对论、量子力学,就想搞明白,我为什么会成为老韭菜。

我认为基本搞明白了,也差不多4年了,也算本科毕业了,翅膀硬了。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打不死的终将让我更强大。

离家临别之际,我口袋里就几块钱,前妻打发我几万块。

俺不要!

我就要白手起家,一直这样,就好这口。

出门在网吧睡了一晚,第二天看到第一个招工的闭着眼睛就进了,洗碗,包吃包住,3300。

去年过年,结束洗碗,租了一个房子。

开始玩头条,10个月收入不到4万,勉强为生,还开始支付一点抚养费,多乎哉,不多也。

抚养费一个月5000,前妻打死不要,我打死要给,男人要负责。

当然,也才开始给,欠了差不多30万了,但一定会给,加上利息。

同时开始模拟炒股,势如破竹,于是来真的了,刚投入3000块钱炒股,半个月翻一倍多一点,多乎哉,不多也,还行吧。

我计划用10年,翻到3000万。10年1万倍,其实一年也才2.5倍,当然资金越大越难翻。

这个当然很难很难,大家不要轻易做这样的白日梦。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我炒股、炒外汇十几年,几十万次交易,学费交了一千多万,又脱产学习了4年。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但我并不会把人生的鸡蛋,全部放在炒股这一个篮子里。

由于我炒股不看基本面,不看技术面,玩中线波段,基本不看盘,有大把时间做别的,不影响。

我在继续玩自媒体,刚开始学做视频,还有好多计划。

我的终极梦想是玩脱口秀,现在每天都在攒段子,等攒够100个优质段子,就去找李诞,捅破脱口秀天花板。

然后在万人体育馆四面舞台,把欢乐洒向人间。

所谓死生有命,富贵在天,根本就是自己努力不够。

其实所谓儒家说法,都是后来的儒家断章取义,以讹传讹,好多说法都是这样来的。

这句话出自《论语-颜渊》:

司马牛忧曰:“人皆有兄弟,我独亡。”子夏曰:“商闻之矣: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

是司马牛兄弟都死了,子夏就开导他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不是说生死富贵就是由天定的,人力改变不了。

好比你的手机丢了,朋友说丢了就丢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不是真的说手机丢了是不可避免的,听天由命,也不是叫你不要小心,再把手机丢了,又买一部新的。

很欣赏大导演李安的一句话,就算有命,也要努力把它找出来,看到底长什么样子。

世上从来没有神仙上天,推开天堂那扇窄门,上帝原来是自己,刚好进出那扇门。

我命由我不由天,加油努力!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