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睡觉时会做梦

人为什么会做梦?

一、神经刺激是引发梦的生理原因

人在夜晚睡眠时,会收到三个方面的刺激,这三方面刺激引动了神经的工作,便形成了梦。一是环境影响、外部刺激的梦。如《梦的解析》中,“尸体着火的梦”、“一位法国女保姆的梦”。这种刺激的梦存在部分梦中。二是生理影响、体内刺激的梦。如“口渴的梦”、“关于遗精的梦”。这种刺激的梦也只存在部分梦中。三是意识影响、压力刺激的梦。这种刺激的梦存在所有的梦中。如“伊玛打针的梦”。

和心脏一样,人睡眠时,心脏仍是跳动的,神经系统仍处于最低生命活动的值守中。此时梦者脑中的思想压力严重刺激着梦者的睡眠,中枢神经系统有两种选择,一是唤醒梦者,二是对这些思想压力进行必要的解释。中枢神经这一平息梦者问题意识的工作,我们称之为梦。人的脑子里只能出来两种东西:脑浆和意识,梦不是脑浆,所以是意识。这话虽然武断,但不失为真理,因为世界由物质和意识组成,不是物质,当然是意识,如今梦是脑神经活动的产物已是不争的事实。    

二、梦是自然、本能的精神现象

脑电波的研究告诉我们:人类一夜的睡眠一般有4-6个睡眠期,每个睡眠期约90分钟。一个睡眠期有两个睡眠阶段,分别叫做非眼球快速运动睡眠(又称正相睡眠、慢波睡眠)和眼球快速运动睡眠(又称异相睡眠、快波睡眠)。

西格尔做了一项实验,将老鼠放到一个小平台上,下面是一桶水。当老鼠进入“REM睡眠”后,由于肌肉放松,它会掉到水里。经常参加这项实验的老鼠记忆力明显下降。正常的梦境活动,是保证机体正常活力的重要因素之一 。

不仅老鼠在被剥夺眼球快速运动睡眠后出现一些萎靡不振的精神状态,科学工作者做了一些阻断人做梦的实验。即当睡眠者一出现做梦的脑电波时,就立即被唤醒,不让其梦境继续,如此反复进行,结果发现对梦的剥夺,会导致人体一系列生理异常,如血压、脉搏、体温以及皮肤的电反应能力均有增高的趋势,同时还会引起人的一系列不良心理反应,如出现焦虑不安、紧张、易怒、感知幻觉、记忆障碍、定向障碍等。显而易见,正常的梦境活动,是保证机体正常活力的重要因素之一。

人的身体就像一台非常精密的仪器,没有什么是没用的,以前医学认为阑尾、毛发无用,但现代医学已认定它们是人体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梦也是这样,是人的精神活动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一点,睡眠分期剥夺实验、睡眠代偿现象就说明了。我们早晨醒来,神清气爽、头脑空空,精力充沛,身体方面是睡眠的作用,它让人的身体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和调整;精神方面是梦的作用,它让梦者精神进行了一场潜意识的洗礼。

三、“大家”对梦的认知 

战国墨子:梦者卧而以为然也,睡时信以为真的一种现象;

东汉王充:梦者象类也,梦是一种无意想象;

东汉许慎:梦者寐而觉者也,梦是人在睡眠中产生的一种模糊心境;

宋代张载:梦者形闭而气专乎内也,身体休眠而志隐垄断了精神;

明代王廷相:梦者思也寐前为思,寐后为梦;

古代解梦观念:梦是神谕;                      

古代神医观念:梦是肉体内在障碍的表现;

哥德:梦是一种对美与善的追求;

古代哲人观念:梦是一种灵感、创造力启示;

柏拉图:梦是一种感情的产物;

亚里斯多德:梦是一种持续到睡眠状态中的思想;

ROBERTBURTON:梦是忧郁的症状;

哈特曼:梦是追溯潜意识的地方;

尼采:梦是白天失却的快乐和美感的补偿;

格利欣格:梦是疯狂状态下主观对外在世界的投射;

艾利斯:梦是摆脱约束的自我情感原形;

佛洛伊德:梦是愿望的达成;

杨格:梦是可翻译成日常用语的意识;

阿德勒:梦是生活的预演 

史德喀尔:梦是依据显意即可解释的思想;

赫尔妮:梦是生命的欲望;

赫尔:梦是性格和人际关系的显示;

荣格:梦是无意识的期待,是某种预演、蓝图或计划;

阿德勒:梦是一种解决问题、克服困难的尝试;

弗洛姆:梦是一种象征,有预示作用;

莱格夫特:梦是客观现象、是想象活动、是自我交流;

四、梦以意象语言表达

梦以意象作为语言,所以我们看不懂,也因此产生了对梦的诸多认知。梦都是由脑细胞产生的,外部环境刺激、体内刺激和精神刺激引发的梦都经由精神的增删、改装、想象及幻想,打上了精神的烙印,因此所有的梦都有了精神的含义。研究表明,在人夜晚做梦时,一个刺激被转化为精神刺激后,中枢神经会引动相关的“素材”形成“感受――生物电信号”来解除它,即把同源的感受和刺激连成一个有情节、不合逻辑的故事,使得梦杂乱而有主题。

临床解剖学研究表明,梦境主要发生在脑干和右脑,右脑损伤的人往往会导致病人停止做梦。做梦时,由于人的初级视觉皮层、初级运动皮层及脊髓运动神经、前额叶皮层都处于被抑制状态,因此只可出现画面、简短的言语,它摆脱了理性的分析,即使离奇和脱离现实,也让人觉得真实,同样可以引起梦者的情绪波动。

Hobson与McCarley在1977年提出“活化-合成”理论:脑干中的桥脑即使在睡眠中也会不断发出讯号(PGO波),这些讯号刺激、活化了脑的意识部份,使它合成一段有意义的梦。Jie Zhang在2004年提出“连续活化”理论:睡眠的功用之一是把临时记忆转化成长期记忆,快速动眼睡眠(REM)阶段处理无意识的“程序性记忆”,而非动眼(NREM)阶段处理有意识的“陈述性记忆”。在REM阶段,脑的无意识部份正在处理程序性记忆,而有意识部份的活动则因感觉被切断而降至最低,此时自记忆库流出的资讯脉冲会活化有意识部份而使它借由联想编织出一段梦。而当另一脉冲到达时,则又编出另一段梦,梦境乃突然改变。

综上所述,做梦从本能方面来说,梦是必须有的精神现象,是自然、本能的精神现象;从临床来看,梦是保护睡眠、平衡精神的生理现象;从进化观点来说,梦整理了过去,整理了脑空间,为的是迎接新东西的装入,是对精神垃圾的最后一瞥;从解除精神压力方面来说,梦让梦者身处各种环境,甚至是臆想的危险处境,以探求精神问题的解决,如同精神治疗法中的系统脱敏疗法;从梦的含义来说,梦是在用意象说事。

摘自《梦学讲稿》(梦释人生著)

人为什么会做梦人睡眠时,神经细胞被广泛抑制,然而这个抑制过程是不完全的。因此,大脑皮层的某些神经还处于兴奋状态,从而产生了梦。可见,梦境是在大脑皮层少数细胞活动的情况下发生的。如果少数细胞的活动,失去了觉醒状态时的整个大脑皮层的控制和调节,记忆中某些片段就不受约束地复活,那么人就会产生千奇百怪的梦。如果在睡眠中,少数处于兴奋状态的细胞是大脑皮层某些与语言或运动有关的神经细胞,那么,就会出现人们通常所见的说梦话、梦游等现象。

梦是在人的睡眠中尤其是在快速眼动睡眠时期神经活动的结果,梦也是一种心理活动,是意识的某一个层面活动的结果。 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人的无意识中包含了大量的观念、想法、欲望和冲动等,这些观念和想法,因为与社会伦理道德冲突而平时被压抑在无意识中,个体无法察觉到。弗洛伊德把人的心理比做一座冰山,人的意识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无意识则是水面之下的部分。人的意识之中的内容虽然无法意识到,但可以通过这样那样的途径泄露出来,其中一个重要途径就是梦。 无论如何,梦总是由一些刺激引起一些神经细胞活动的结果,只不过它不能被清楚地觉察,也不能控制自己。有一种所谓带预见性的梦,、例如,你梦见自己的腿被狗咬了,过几天腿真的长了瘤,这又该如何解释?缺乏科学知识的人会认为是神灵在向你托梦,预示你的腿要坏了,其实这是由身体内部的刺激引起的。腿上长瘤,它不是一天就能表现出来的,刚开始刺激微弱,没有达到

感觉的阈限,因此很难察觉,而且在清醒状态下,人们多关心外界事物,对微:弱的内部世界就更难觉察到,但当人进入睡眠以后,大部分的神经细胞处于抑制状态,这些刺激就相对强烈起来,使你有一些觉察而又不能控制,因此就可能与有关事物不自觉地联系起来构成了梦,如梦见腿被狗咬了,或骑马把腿摔了等。这就是为什么做梦有一定的预见性的原因。

人为什么会做梦啊?

梦是人在睡眠过程中的一种正常生理现象。每个人都会做梦只是有多、有少;有的醒后记忆犹新,有的模糊不清或觉察不出。那些断言自己从未做过梦的人,只不过是忘记了而已。因此,对于做梦不必大惊小怪。

由于人在梦中以右大脑半球活动占优势,而觉醒后则以左侧大脑半球占优势,在机体24小时昼夜活动过程中,使醒与梦交替出现,可以达到神经调节和精神活动的动态平衡。因此,梦是协调人体心理世界平衡的一种方式,特别是对人的注意力、情绪和认识活动有较明显的作用。

一般的梦感不会造成身体的不适,更不会造成精神或者身体的负担,但有些人觉得做梦过多,影响正常的睡眠,醒后头脑昏沉,精神恍惚,全身疲惫无力,梦境仍久久缠结脑中不散,感觉严重的影响了睡眠的话,这就不是多梦,而属于失眠的一种症状了,一般失眠都会伴有病理性多梦,这也是由于失眠而导致的睡眠不足而导致的睡眠规律被打破而引发的疲累感,事实上这种疲累感并不来自于做梦。

梦里贪婪地大嚼水果,梦里突然感到恶心、呕吐,梦见健康的牙齿突然掉个精光,梦到被人追赶,气喘吁吁地快跑……相信每个人在梦里都曾经出现类似的情境,但是每个人对做梦的心理反应却不一样,一些人置之不理,一些人则忧心忡忡地向心理医生求助。做梦到底是不是在暗示一些心身疾病呢?北京大学心理系沈政教授介绍,现代心理学研究已经证实,在抛开人为因素干扰的正常睡眠情况下,如果一个人在最近一段时间内频繁做内容大致相同的梦,可以看作是神经系统对心身健康的一个警告,必须予以重视。

心理专家在分析梦境时,必须要抛开人为因素。哪些属于人为因素呢?他说,心理学家曾做过这样的实验,往熟睡的人眼前喷雾,1分钟后把其叫醒,醒后所有的人都说梦见下大雨或掉进大海里等与水有关的梦境。而如果活动熟睡者的腿时,其梦境大多与运动有关,有的人梦到被人追赶却跑不动,有的人会梦到掉进深渊里。这两个实验都说明梦境与睡眠时的环境有关。此外,梦境还受睡觉姿势影响,睡眠时人的体位也会对梦境产生刺激,如一条腿压住另一条腿,就会梦到被人追赶却跑不动、枕头压迫下颌就会梦见掉牙齿等。同时,卧室环境也会影响梦境,如卧室离高速路或火车道近,就会在梦中听到怪响、睡前吃得不舒服,就会在梦里感到恶心等。

在排除影响睡眠的环境因素之后,在一段时间内频繁做同样的或类似的梦,则预示有潜在的疾患。沈政教授说,仔细想一下,下面的场景你是否经常梦到:梦中听到怪响,预示听觉系统可能有潜在疾病;梦见吃东西,感觉恶心、呕吐,则预示胃部有潜在的疾患;梦见掉牙齿,连续几日内都做相同的掉牙齿的梦则与口腔运动和胃肠道功能有关,提示消化系统和呼吸系统有疾病的存在。梦中大喊大叫,也叫做梦魇,人如果梦中遇到危险,如有人追赶却跑不动,此时人就会非常惊慌,往往会表现为大喊大叫。一个人如果经常梦魇,是由于脑部的兴奋状态过度,头脑频繁活动而得不到应有的休息。这时就需要使用一些抑制剂的药物让大脑在睡眠时得到应有的休息,才能在白天更好地工作。

梦境虽然能够提醒健康状况,但也并不是只要做了梦,就意味着有什么疾病,这也是不科学的。沈政教授提醒,如果排除环境及心理因素,长期反复出现同一性质的梦境,你就需要提高警惕,及时到医院进行检查,排除相应疾病的可能,同时还要检查睡眠,并通过药物来改善睡眠,使这样的梦境不再出现。

做梦的好处

1、调节心理

我们知道,如果前一天晚上做了好梦,第二天感到精力充沛,心情很安适。但如果做了噩梦,第二天心情也不愉快,会觉得没有睡好,就会心情焦虑、烦躁、爱发脾气,做事静不下心来。可见做梦是保持良好心态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

从精神分析心理学角度看,梦的意义就在于通过欲望的满足。不管你是高尚的人,还是卑微的人,我们的心灵的深层,都收藏了太多太多愿意或能够说出口和不愿或不能说出口的欲望。这些几乎无穷无尽的欲望中,许多在不现实生活中无法即时满足或根本不能满足。现实生活中未能或不能获得满足的欲望,却可以在梦中获得心理上的满足,调节心理平衡。

如果没有梦,那么大大小小的欲望就会让我们无法安睡了。即使我们有时在梦中感到不安焦虑,也一样可以让做梦和睡眠两不误。

2、解除疲劳,休整身体

疲劳就是人无论在体力活动和脑力活动以后,能源的耗竭,脑的能源主要是靠血液供给葡萄糖。体力和脑力活动需要的葡萄糖很多,如果从血液供给的葡萄糖还满足不了它的需要,这个时候它就会动用身体的储备。利用身体储备的这个过程当中就会产生一种乳酸。

乳酸积累多了,是疲劳的一种生理上、生化上的表现。睡眠就可以解除这种疲劳。睡着了,人的一切活动停止了,肌肉消耗也降低了,为了节能,体温也降低。

人在睡眠的时候,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合成新的蛋白质。人体所需要的新蛋白质,多半都是在睡觉的时候合成。所以睡眠是解除疲劳与休整身体必不可少的。

3、整理信息,带来顿悟

白天我们经历很多事情,我们的大脑要时时地记录,时时地监控,时时地记录你周围所发生的一切。

不管你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特别是视觉信息量很大,只要你眼睛一扫,所有的刺激都会跑到你大脑里面去。当你睡眠的时候,脑子就会回放,一边回放,一边整理,然后根据不同的内容,分别把它放到脑子不同的功能回路里边。

另外,大脑在夜间还有学习的功能。比如说西方很有名的一个奇案,侦探白天就百思不得其解,想不出来这个案子是怎么发生的。结果他晚间做梦,梦出来是怎么回事,第二天按照他梦的提示,破了这个案子。像这种在夜间睡眠当中,梦有时候会带来顿悟,有时候会带来创新性。

4、做梦有助脑功能

做梦能使脑的内部产生极为活跃的化学反应,使脑细胞的蛋白质合成和更新达到高峰,而迅速流过的血液则带来氧气和养料,并把废物运走,这就使得本身不能更新的脑细胞会迅速更新其蛋白质成分,以准备来日投入紧张的活动。因此,从某一方面说,做梦有助脑功能。

脑中的一部分细胞在清醒时不起作用,但当人入睡时,这些细胞却在“演习”其功能,于是乎形成了梦。梦给人痛苦或愉快的回忆,做梦锻炼了脑的功能,梦有时能指导你改变生活,还可部分地解决醒时的冲突,将使你的生活更加充实。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