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亏心事,焦虑不安,经常做梦怎么办?

既然是亏心事,然后心中很不安,那就是很后悔,很担心将来可能会带来的后果,所以这个时候能够承认错误,不再继续错下去,就是最应该做的。如果一件事情做错了,不去进行弥补承认,那么很可能就会去酝酿成为更大的错误,带来更大的伤害,而这个时候你的过错就更大,反而更不敢轻易接受现实,更不会轻易被别人所原谅。所以,最好的弥补就是在最开始的时认错,然后承认,接着去弥补,能够更容易获得对方的谅解,而等到铸成大错的时候,再去弥补,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会增加,而受到的伤害比较多的也未必就愿意原谅,这个时候会更不安。凡遇到的事情多往好处想。在改变一下自己睡觉的姿势:右侧卧,腿自然弯曲,左臂自然放松放在左侧身上,右手轻轻触及脸,这是佛教里的“吉祥卧”,试试吧! 做梦是一种生理现象,但有些人认为做梦是一件坏事,认为做梦使自己得不到充分的休息,时间长了还会损伤大脑。其实这种担心和恐慌是没有必要的。 做梦对人有许多好处,德国神经学家科思胡贝尔教授认为,做梦可以锻炼脑的功能。他说,大脑细胞平时活动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就是在强烈的脑力劳动时,活动的脑细胞也只是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脑细胞处于休眠状态。如果这些休眠状态的脑细胞长期得不到使用,势必会逐渐衰退。休眠状态的脑细胞为了自我防止这种衰退现象,就只有借助睡眠时做梦来锻炼自己和演习自己的功能,以达到自我完善、不致衰退的目的。也有人认为做梦可能是人脑的一种工作程序,对大脑白天接受的信息进行整理,大脑白天不能处理的信息能在梦境中得到很好的处理,白天苦苦思素而无法解决的难题能在夜晚的梦境中迎刃而解。例如,俄国著名文学家伏尔泰常常在睡眠状态中完成一首诗的构思,苯分子的环状结构是德国化学家凯库勒在梦中发现的。 根据脑电图的测试也发现,人脑在做梦时的活动是相当强烈的,我们能够从做梦时测到快速的、紊乱的脑电波,其强度有时会超过觉醒时的强度。从这一点来看,做梦是锻炼人脑功能的一种自身需要。我国古代有句话说:“盲人无梦、愚夫寡梦。”这话虽有点武断,但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见识少和愚笨者是很少做梦的。反之,做梦多者也多半是思维和想象能力较丰富的人。当然,不睡则罢,一睡就恶梦连篇,就应另当别论了。 做梦也应像做其他事一样,有一个度,过度则会适得其反,损害人的身心健康。惊慌恐怖的梦境常常使人从睡眠中惊醒,醒后又很难再入睡;强烈而深度的梦会在大脑细胞中留下深深痕迹,使大脑得不到休息而疲劳。一般认为,做梦最好以第二天能回忆起昨晚做过一场梦而又不能回忆起具体梦境为度。 神经衰弱患者往往入睡困难,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往往被恶梦惊醒,干扰了其正常睡眠,使其白天昏昏沉沉、无精打采,甚至由梦还会产生疑病症和焦虑症,加重病情的发展。 据湖北省中医院精神心理科主任周晓宁介绍,人的睡眠是由深入浅的,一睡觉就处于深睡眠期,这时的人不会做梦。1-2个小时后,人开始进入浅睡眠期,首个梦便由此开始,而后循环出现,人一晚上通常要做4-6个梦。 有的人多梦,有的人少梦,这主要是因为有些人喜欢回想梦,因此就会感觉自己梦多。 周晓宁说,梦的回想力主要与人的性格和思维方式有关。一般来说,性格内向、有些神经质的人会多梦。特别是当他们处于忧虑、压力过大之后,出现睡眠障碍导致频繁做梦,醒来后又不问缘由地把它视为症状而枉自恐慌,同时,为摆脱失眠痛苦想方设法寻求安眠措施,结果情况越来越严重。

如果一件事情做错了,不去进行弥补承认,那么很可能就会去酝酿成为更大的错误,带来更大的伤害,而这个时候你的过错就更大,反而更不敢轻易接受现实,更不会轻易被别人所原谅。所以,最好的弥补就是在最开始的时认错,然后承认,接着去弥补,能够更容易获得对方的谅解,而等到铸成大错的时候,再去弥补,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会增加,而受到的伤害比较多的也未必就愿意原谅,这个时候会更不安。经常失眠做噩梦,有可能是焦虑所引起。焦虑症是一种精神障碍性疾病,患者可以出现入睡困难,睡眠时做噩梦,也可能会出现焦虑、烦躁不安、惊恐害怕、心烦意乱等。主要是抗焦虑治疗,常用的药物有坦度螺酮、丁螺环酮、劳拉西泮,也可以口服黛力新等。如果患者有抑郁症时也可以出现,患者可以出现睡眠时容易醒或者做梦,同时也可能会出现情绪低落,对任何事物不感兴趣,一般应用西酞普兰或者米氮平进行治疗。神经衰弱时患者也可以出现,主要是调节神经治疗,一般首选谷维素、安神补脑液、养血清脑颗粒和心神宁片,可以通过生活方式加以调理,嘱咐患者按时睡眠、起床,不熬夜,适当锻炼,放松心情,减轻压力,严重时也可以口服小剂量的镇静药物,比如艾司唑仑、阿普唑仑等。

cc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