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抄检大观园,爱挑礼的黛玉没反应,探春激烈反抗,宝钗搬走了,这是为什么?

抄检大观园是代表贾府由盛转衰的一个重要情节,该事始于傻大姐在后山所捡的绣春囊,终于司棋、晴雯、四儿等人的被逐。这一场抄检,表面看似温和,实则暗潮涌动。是以处在这场风波中的几位小姐,反应截然不同,下面以黛玉、探春、宝钗三人为例。

黛玉——平静

凤姐等人来到潇湘馆时,黛玉已睡下,才要起来时,凤姐已走了进来,按住她不要起来。黛玉虽不知她们前来所为何事,但以她的聪慧和王善保家的那番阵仗,必也能猜出三四分。

黛玉之所以不作出反应,一是碍于自己寄人篱下的处境,如她之前对宝钗所说“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岂有不嫌的。”

纵有贾母恩宠,黛玉也深知人情世故,不挑,方是聪明人所为。

二是黛玉虽对宝玉有情,但并未有逾矩出格之举,因此当王善保家的在紫鹃房里搜到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一副束带上的披带和两个荷包并扇袋,自以为拿住了黛玉的短,想在凤姐跟前嘚瑟时,凤姐不以为意道“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

紫鹃亦坦然道“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东西也算不清。要问这一个,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身正不怕影子斜,黛玉自然不怕他们会翻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所以变现平静。

三是在贾府诸多人眼里,黛玉是个好弄小性儿的,但多因宝玉而起,故全书都没有她打骂下人之举,偶然一次说“盗窃”,本是想打趣宝玉,误趣到彩云,她是“自悔不迭”,遂忙划拳岔开;佳蕙去潇湘馆送茶叶,正赶上他们丫头分钱,黛玉不忘抓两把给她;宝钗的婆子给她送去燕窝,她亦命人给他几百钱……于此可见,黛玉并非恃宠,挑剔之人,她懂得体恤下人。

综合以上三点,此次抄检大观园,折射出的是黛玉的聪慧,坦荡和不尖酸刻薄的本质。

探春——激愤

在抄检大观园之前,探春已凭借逐渐显露的才能,得到王夫人和贾母的垂青,凤姐也和平儿背后赞她“好,好,好,好个三姑娘!我说他不错。”她自己亦曾道“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早走了,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

迎春的乳母私自去当了迎春的金丝凤,是探春雷厉风行使人叫来了平儿,她自己一番凌厉的话,更是给了那些刁奴一番警告;协助管理大观园,赵姨娘进来想为赵国基多要些银子时,又是探春坚持行使旧例,秉公办理,没在众人面前留下笑话和把柄。

抄检大观园是大家族闹出的丑态,但偌大的贾府,惟有这位“才自清明志自高”的三小姐看得长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探春对抄检大观园的激愤,反映了其对家族内部自杀自灭的不满和痛斥,也看得出她始终都保持着清醒,而空有一腔抱负的她处于这样的家族末世,却无处施展,也是令人痛惜的。

她秉烛开门以待,是对当权者的无声讽刺;她给王善保家的那一记响亮的耳光,则既是对自己尊严的维护,也是表达自己对家族走到此番境地的不满。有声和无声的反抗,方是这位有“玫瑰花”之称的女儿本色。

宝钗——避“祸”

在众人屋子被抄检时,宝钗的屋子是幸免的,王熙凤曾跟王善保家的有言在先“要抄检只抄检咱们家的人,薛大姑娘屋里,断乎检抄不得的。”然纵使未被波及,宝钗事后还是找个理由搬了出去。

吃着冷香丸,住着雪洞一样的屋子,这两样事物足以表明宝钗性格有偏冷的一面,故她能对王夫人道金钏是失足落水;不在意柳湘莲失踪之事。凤姐评她“一个是拿定了主意,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可谓贴切。

又兼宝钗一贯奉行的是独善其身的中庸之道,是以滴翠亭事件中,她偷听到小红与坠儿的对话,使出一招“金蝉脱壳”,把这一切推给了毫不知情的黛玉,因为怕小红狗急跳墙,生出事端牵连到她。

抄检大观园事情发生后,宝钗已打定主意要搬出去,故李纨说要打发人去蘅芜苑给她看屋子时,她推辞道“依我的主意,也不必添人过去”。黛玉曾羡慕宝钗有母亲、哥哥,而对贾府的种种弊端和上层人士的不作为,聪明的宝钗未尝不看在眼里,即便她未意识到贾府“大厦将倾”,但借着抄检大观园的契机,伺机搬出去依傍母亲、哥哥,不正是宝钗明哲保身的又一举动吗?

《清平山堂话本》曾有“画龙画虎难画骨”之说,然曹雪芹的这一出抄检大观园,却硬是将书中众人刻画得入木三分,大师如此,可叹可敬。

作者:长安月。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少读红楼,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

cc

相关文章